首页 县市频道 东侨新闻

哇嘟,这就是东侨!

2018-06-04 10:49 来源:宁德网 禾源,王志凌

恬静东湖

恬静东湖

宜居新城

宜居新城

宁德网消息(禾源/文 王志凌/图)曾经同事开玩笑说:“你跟阿山差不多,没出过山门,到了城关,四处张望,一声连着一声‘哇嘟’,说这就是福州。”由心而发“哇嘟”不见得就只是个见识少的表露,更多是真情外泄,是最有力度的由衷赞叹,集惊讶、叹服、赞美、神往等等丰富的情感于“哇嘟”一声之中。

一声“哇嘟”。

东侨于我,并不陌生,1979年我就到了这里,当时我在一声“哇嘟”之后便跟大伯说:“这里的田园怎么会这么大片,比起我们家乡任何一块大洋田都大。这里的树怎么长得这么整齐,而不是长在山上。”大伯很不屑地回答了一句“小鬼没见过大猪头,不要大呼小叫”。我不敢再吭声,但好奇心如同种子一样种下。

后山村前,也就是宁德师院的前身师专的建设工地,工地中的简易工房,不仅是我在宁德的第一个栖身之所,还是我对这片土地好奇追寻的出发站。

我的工作很轻松,就是看着大伯从外地运来的木料,不让人偷走。看着七八个木工锯木、刨条,生产着师专建楼用的门框。大伯交待我寸步不能离开,因为每块板每根木料到了这里,要经过好几道的关口,通过每道关口的通行证都是要花钱买的,丢失一截或一段木料,便是丢一张张大团结(当时的拾元面值钞票)。还把我拉到角落特别叮嘱,“外偷易守,内窃难防,你一刻也不能离开”。我仿佛明白了自己的职责。一天,两天,三天。我开始想着要去看看防风林外的海,要穿过甘蔗林去看看对面的师范学校,那里可有我高中的同学。

一周过去,我不仅与木工师傅混熟,还结识了几个后山村年纪相仿的朋友。师傅是计件算钱,他们只顾埋头干自己的活。我便与这些新朋友商议着我追寻好奇的行程。我们达成协议两个陪我去看海,去走防风林,穿过甘蔗林去看看师范,一个在这里收拾所有的刨花与锯粉,而后三人分了挑回家,互利共赢,一举多得。就这样我找了托词,在新朋友的引领下,在一声声的“哇嘟”“哇嘟”中看过大海,南北横穿过密密的甘蔗林,走过木麻黄的防风林。好大的田,好大的地,好大的滩涂。好奇的种子,我用心智让它萌发成长,后来成了一棵能听风听雨的树。我听到讨小海渔民赶早市的小跑声,听到甘蔗地看护人的咳嗽声,听到畲家大娘竹耙收刮木麻黄针叶声,当然也听到熟悉的蛙声与虫吟声。从夏走到冬我熟悉了这里,虽然知道这块天地赐予他们的有大大的海,大大的田,大大的滩涂,别的并不比我多多少,但我还是喜欢了这里。

又一声“哇嘟”。

缘分会不会因为心怀喜欢而易得,我不敢下结论,可我就在第二年,也就是1980年进了宁德师范学校读书,这里成了我第二个栖身之所。这次的到来有着故地的旧情,朋友的温馨,不再是初次谋面的那种情怀。周末我成了向导,引领着同学走着自己曾经走过的地方,让自己的青春脚步迈出一些阅历的自豪。这是金蛇头、那是大门山、那是围海大堤、东湖塘、华侨农场等等,俨然一幅“掌故”之态。

可万万没想到,时光催我长大成老,而对东侨则岁岁新生,当我再一次踏进这块土地时,我又成了一个懵懂的后生,我又一声“哇嘟”,我是行走在东侨这块地上吗?我驻足在东湖南岸,不想移步,可心如湖水涟漪,一波波漾起。倒影把高楼顶在岸上,白云把湖水托在湖中,栈道把情趣牵到湖边,芦苇把迎送附在风中,树木花草绿荫遮盖,条条甬道曲径通幽,这一切把永不散场的浪漫呵护在其中。这一站是亭台,可以临风观景;那一站又是舞榭,可以在曼妙舞姿中读取东湖的温文尔雅;那一站又是歌台,可以在这里听到《春天的故事》。那一站,还有那一站,真是万种风情南岸中。

南岸如姊北岸妹,姊妹相辉湖光中。姊妹一样的基因,一样水润丰膄;一样清新秀丽,楚楚动人;一样仪态万方,芊芊惠质。晨起,一笼烟纱,姊妹妩媚若隐若现,让人浮想翩翩;日映碧波,一镜双娇,清新出浴;傍晚,一道残阳,兴奋又羞涩的霞辉,浸染一湖。走过彩虹桥,走过金马桥,左顾右盼,情不自禁咏诵起《三国志》《铜雀赋》中的“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东侨有此二娇,能禁得住一声“哇嘟”吗!

再一声“哇嘟”。

公园于城市,如同急流中的一湾静潭,是喧嚣中的一个栖息之所,于快节奏的生活来说,是激流后泊岸的一刻呼吸地。走过南北两岸公园,兰溪公园、塔山公园,随着自己的节奏寻觅着自己的心境。此时此境,与竞争无关,与权贵无关,与名利无关。一脚踩着心思,一脚踩着自然之趣,满怀恬淡与幽远的意境。可以怀古,可以神往,可以寻找“深居府夹城,春去夏犹清”的诗意,可以寄托“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情怀。

然而这仅仅是东侨的一隅。新能源,几万工人的进驻,一百多号博士生的融入,那厂房、博士院楼,一派科技高原气象,又让我惊呼:“哇嘟,这就是东侨。”东侨,有人说从大海里打捞起来的新城。这一捞,网起的千重时代浪潮,一波高过一波,一浪逐过一浪。新兴农场、现代企业,高科技企业,处处商行。看不到任何陈旧,看不到一笔颓废。我原以为一排排的厂房,应该是机器轰鸣,应该是烟囱林立,应该是排污沟渠或管道密布。可是一切都出乎意料,就连几万工人隐遁在哪儿?也找不到他们的影子。是厂区还是营房?是营房还是刚建起还没投入使用的生产线?然而产值与税利,则如兰溪之水汩汩流入国家账户。又从这些账户流向各个建设项目。资金的流动是条看不见的潜流,然而这潜流滋润而出便是东侨的经络,东侨的肌肉,东侨的风采。

东南西北,道路经络,桥桥连心,四通八达;厂区、生活区、休闲区、养老区,学校、体育馆、演艺中心等错落有序。崭新、秩序、生机、魅力都成了关键词。走进这块土地,有着侯鸟而至的归宿感和获得感。打工者,可以找到适合的工作;经商人,可以找到许多商机;劳智者,可以在这里找到善智的平台;休闲客,可以在这里悠然释放自己的情怀。养老者,可以在这里安度着快乐晚年。

东侨,一个大海情怀的东侨,一个每一根草都有生力的东侨。一个让众生灵四季向往的东侨。我被你惊醒,被你触动,激动得只有声声赞叹:“哇嘟,这片土地”“哇嘟,这是东侨吗”“哇嘟,这就是东侨”。

责任编辑:叶朝玉

关键词

哇嘟 东侨 大伯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8006857号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