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县市频道 屏南新闻

“漈水安澜”漈下村

2019-04-15 09:22 甘代寿

3

漈下村一角

4

漈下古城门

□ 甘代寿               

“漈水安澜”四个字是题写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屏南漈下村的一座明代城楼上。溪陡成漈,地平水缓,缓流安澜。

“漈水安澜”不仅准确描绘了龙漈甘溪的水脉流态,还把准了繁衍在这一流域的甘姓子孙发达的经络脉搏,不管曾经、现在、末来,发展要如水前流,敢创敢拼,一往无前,但终归于“漈水安澜”。

曾有人说过,漈下村是个最不忠规守道的宗族村。筑城墙盖城门,修建天圆地方马氏仙宫,设场馆授武术,谋划把村庄建为固若金汤的“石臼”,开沟渠引溪水,迂回村中,扬言活走太极。林林总总的举措哪是一个山村所为。也有人说,正是因为这种超常规,才赢有“洋角郑、富达兰、漈下甘”当时古田三大姓之美誉。

琢磨着种种说法,翻阅了《屏南旧志》,建县之时,漈下村户数为171户,到如今也才只有368户,1800多人口的村庄,早在明朝时就有如此举指,又有那样的社会地位,确实让人费解。

翻阅甘氏族谱,读到:“甘氏为渤海郡堂,入闽始祖甘德音于皇明正统二年(1437年)同弟侄子,率二十余人由浙江处州府景宁县花桥头村迁居福建福州府古田县二十二都九保龙漈下……甘德音后仍归原籍,甘细旷留居漈下,开疆拓土。”我在沉吟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从浙江而来的二十几人的队伍,如孤烟一样脆弱,为一个姓氏的一截小根须能生长出新绿,避开官道,远离府衙,选择了这没有人灾人患的如瓮山坳。但他还觉不安,要做到万无一失,把安家的墙筑得严实,不开半片的窗户,生怕漏出一丝人气灯光,显眼招人。

漈下村为何信奉着这守字呢?为富有,为发展,为避扰,守住一方。漈下村的守,不是弱小,不是胆小,而是为守住平安,守住富足。漈下村二世祖,就有着长房万一三、二房万三六。这万一三、万三六指的是收取的田租。700多米周长的明城墙很短,即使再加上清朝沿建长达1400多米,也还是很短。几分钟就能绕过一圈,但不论是停步还是急走,是中午时分还傍晚时刻,只要在城墙跟前,总被城墙的影子罩着,感觉在岁月光影叠加中,这城墙显得很长很长,足够守住漈下村。

城墙防盗,屋墙防风,马头墙防火,雨廊防雨,这一防也防得好,漈下村的80多座明、清老宅一家挨着一家,就在总总的防护下,不失老者尊严,依山面溪,一起晒太阳,听水流。看着长长的风雨廊中来来去去的过客,老屋“咦——呀——”一声打过呵欠,唠叨起宅院来。大户人家,结石为基,夯土为墙,无窗无户,中轴分布,三间格局,三进引深。一进天井,二进大厅,三进后厅。天井四水归堂,意义可吸光聚财,实则可养花造景,许多墙饰就是装点在天井三面墙上,雕窗镌棂,也大都在天井边的厢房窗棂上。小户人家,只求温饱,风景户外,小门小宅,进大门就是大厅,叫做关门厅。不论大户还是小户,这样的老宅确实守得严实,大门一关,就连灯光也守在家中。漈下村不仅仅民宅如是,就福建名祠甘氏宗祠也如是,接待官方落脚的官厅也如是。

工防物御,只能起一定的作用,决定的因素还是人,于是漈下村习武之风经久不衰。秋收过后,仓盈廪实,各宗各支,便设馆传武。还依据所授对像分门别类,初馆为一馆,提高班为二馆,后还有三馆,一直到六馆。各类各层次的馆都有最得意的徒弟,这些徒弟间要举行比武。这比武分为文比与武比,文比,就是到城楼下举石蛋、石锁。300斤重的石锁,提起行走,从城门下出发经过云门路,返回在城门里,快者赢。200斤的石蛋推转,转久者赢。武比就是真功夫过招。威武勇猛的南少林虎蹲拳,确实练就了甘氏子孙健体防身的本领,成熟了武学中的防守理念,“攻也是防守,而且是上层的防守”。甘氏第九代曾孙,雍正十一年(1733年)进士,历任御前侍卫、游击、参将、总兵、提督。两度钦点出任台湾总兵。得乾隆御赐“福”字匾。

一些游客看这武术表演,问武师,打过人吗?学武为的是健体强身,克强扶弱,怎么能去打人。虽然说漈下村,人人能武,锄头、板凳、雨伞、狼筅、木棍随手操来都能成为施武器械,但村子从来没有发生过持武斗殴之事。也没有恃强凌弱欺负邻村。如是武德完全归功于甘氏的家政。他让甘氏后裔守住了正气和良心。

甘氏祖训:講明孝悌、力讀勤耕、和睦宗黨、崇尚俭勤、敬长慈幼、恤寡矜孤、戒争息讼、扶弱抑强、敬修礼让、亲近善良……甘氏祭祖,这祖训是必修的课程。执事长者浑厚铿锵地诵读,16岁成年男子一句句随读。村中的“合璧堂”传出雄浑的做人做事誓言。若说“合璧堂”是训化堂,那么村中的“迎仙桥”(俗称花桥)则是公议堂,做人做事,要经得起这花桥中的公众评议。愚顽之夫,耍赖发横之人到了花桥里也得收敛嚣张。

相对于甘氏各房祠,“合璧堂”虽不是长者,但他是集大成者,甘氏拓祖为求各房齐发达,选定四个风水宝地,让二世四房各执一地,盖支祠福荫各支脉。然而祭祖等事关甘氏全族,又得有个公用之地,又合力建下这“合璧堂”。意取珠联璧合,合璧生辉。他虽岁不及各宗祠,可集各宗贤德,尽孝报恩弥过各祠。“合璧堂”应该称得上是一个睿智老人。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修建的“花桥”就是一位公正太爷。二老就是甘氏后裔德操心园的守护神。

甘氏祖先持操守德同时也信佛奉神,崇尚守心一生福。村头建院奉佛祖,村中亭台、殿宇供真仙,村尾立庙安土主。在这三处还建起了三座廊桥。几百年来随潺潺甘溪的荡涤,宗教色彩渐渐淡化,习俗民风越走越发古朴。过半年迎仙请戏年年一样惊动四乡八邻。组织严密,程序井然,让甘氏代代守住了一份敬畏之心。为了守住身为甘家人的光荣感,不管家住城门外还是城门内,出嫁迎娶严守过城门之关的规矩,走出城门要铭记甘家祖训,不可丢脸面。走进城门成了甘家人,就得严守甘氏家规。这一进一出足见家族纲常。

漈下村的守,确实守得好,守财守物,守心守魂,守本土守十方。守下了许多人文,赢得了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称号,国家级文物保护群,涉台古村落等称号,还迎来文化创意产业进村,如今个性民宿、农民画家、老宅租住,也成了新产业。

天地悠悠,溪水潺潺,但愿漈下村代代习守功,漈水安澜,源源流长。

责任编辑:郑力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8006857号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