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宁德文艺 闽东诗群 闽东诗人 旗帜

刘伟雄诗选

2019-03-08 16:53 来源:宁德市文联 刘伟雄

小城黄昏

 

一条死去的河 永远

都是从历史漂出的味道

闻久了 也就没有差别

小浮莲张扬得让晨昏也有

肿胀的那份感觉

 

夕阳 曾经从瓦房上落下

现在 它从高楼的腰部擦过

尘埃里的飞鸽找不到橄榄枝

它只找玉米 那些广场上的施舍

黄昏的诗意便有了几分和平的景象

远处车站的钟声 报时的沙哑声音

不会是人造的磁性吧 她怎么没有

早年我听到的那份纯美 那时候

南来北往 匆匆而去的人流

都象被一条鞭子催赶的羊

 

暮色中 小城的华灯初上时

一些老人走出了家门溜跶去

一些孩子放学在敲自家的门

有些垃圾被抛在了街沿

 

呼啸的机车使斑马路也在颤抖

新闻联播的音乐声里

我在这里茫然地四处张望

哪条巷子会走出我过去的亲人 

 

乡村


不觉得天天都行走在

《诗经》的世界里吗

那些叫小薇的草就长在脚边

那些叫荻的花开出纯银的声响

自然界没有任何改变的意图

我们的命名到了如何浅薄的份上

总是不厌其烦地把爱情

说得不像爱情

 

在故乡 你随便一走

就走进了古代 生物之间

美丽和繁茂的根系

存在于我们视野忽略的现实

 

演化了几千年 在村庄

还不是村庄的时候 来来往往的

眼神 就已经被叫作诗歌了

 

高野山的雪

 

纷纷的飘  是唐朝的旗幡

所有的沉寂  汉文化的书写

读出异国苍凉的困惑

 

雪啊  在美丽的清醒里

酒的升华会是歌的变节吗

那些松针承受不了的痛楚

想必有山门一样相同的姓氏

 

我不明白的时间,怎么发出

冷酷的光芒,它刺激着

经文里的沉默,般若心经

还有西域归来的沧桑吗

 

一苇渡海,一叶飘秋

一座山的神与鬼都鼾声四起

那些香客的袖里还滚着唐朝的

铜板,门槛上的贞节

跨过了清宁与浮躁的脚步

阿弥陀佛,携手的刹那

雪已经悄悄覆盖了世界的美梦

 

低语

 

能够含泪对一棵树说谢谢的人

大多是神经出了毛病,这个世界

这种病人在寂静的春天里

成批地病危并无药可治

 

有什么东西会如此感动着人们

动荡的爱情,不认识的文字

远方的呼唤,陌生到有如风声的

方言和土语,一只蝴蝶与花朵

都情不自禁地攀聊的里程

 

如果没有这场雨下在梦里

如果没有地震闪过拥挤的版面

这些迷人的蜂鸣会是瀑布

深渊下激溅的花海吗

 

那些城市里的远景,小巷里的灯盏

他们微笑的暧昧里的那些举动

用了整整一个低垂的苍穹来展览

骨头与枝干之间的必然联系

还需要图画与大师联袂演出

乐手与曲谱一起逾越吗

 

寂静中的我们,伸出的手

怎么都变成了别人的舞蹈。

 

我的钟表停了

 

午夜 我的钟表没有进入明天

它就停在昨天的门槛上

任我怎么敲它 它一动不动

沉沉地睡在时间里面

没有任何声响 像凝固的风声

 

我有些不知所措  面对沉沉的黑色

突然的不安铺天盖地

沙尘暴一样地席卷了我的安宁

狂躁在心头  摸不到明天的门把

 

没有任何预案  我的钟表停了

就在这午夜时分  我的沉思

搁在琴把上  我的深情没有

目的地  我的倾诉像扑火的飞蛾

我的惶惑在眼睛大睁之后

越过了恐怖的黎明

 

我的钟表停了  我的时间

让我衣不蔽体  体无完肤

回头时一脸茫然

前进中举棋不定

 

乌鸦在电视塔上

 

一群乌鸦,幽灵一样盘旋在

高高的电视塔上  它们想进入直播

抗议还是声援  我担心它们

剖腹自尽之后  羽毛会风化成

细碎的微尘  在禽流感的季节

将地球的恐慌放大几倍

 

可是  冬天知道的所有神秘

必然不会有太多的情节  痛的时候

药膏会起的作用  让麻木的神经

化成一声声嗥叫  鸟会有狼的习性

天就会下着休止的黑雨

 

那些钢铁的架构在地震之后

依然是冰冷的

一群乌鸦,飞翔在电视塔上

让森林纷纷停下生长的速度

季节被违背的规律里

幻化成一堆烟尘里的影

 

突然觉得天空暗哑着

垂下的头颅就当是黑夜的卵巢吧

 

台风夜

 

它要拔去心中最后的一棵

一棵开花的红树

旋转着嗥叫着将你的秩序

揉得和草纸一样

 

台风夜  刚出走的街道

水就象瘟疫逼着舞蹈变形

离海最近的风光  廊桥和草寮

搬进网络避风去了

咖啡与茗茶  腥风和苦雨

相依相伴  一刹那就融汇了

江山与世界的美梦

 

漆黑一团的呼喊  蚯蚓

爬上我的眠床  窗花在撕扯中

忘记了贞操  毕竟阳光太遥远

谁能替它坚持到黎明的抚慰

 

所有的路径已很熟悉

沿海岸线  由南向北

像碎纸机  起码要绞去

黑夜里三分之二的睡意

留下三分之一的麻木

第二天的生活就变得清清楚楚

虽然打扫是过日子的基本功

 

平原上的树

 

平原上的树,都是好伙伴

团结在旷野的风中

唱最嘹亮的歌

从华北平原经过,曾经

有三棵树在夕阳里出现在

我的视野,象赶路的人

匆匆在黑夜来临时寻找归宿

他们从车窗外渐渐走远

他们是被森林遗忘的小小群落

 

我看到他们携手的姿式

千里沃野,万顷麦浪之上

孤独地顶着愈来愈沉的天穹

 

平原上的树,他们给我的印象

超过了诗意的炊烟

静静地站在秋风里悄悄落叶

季节喊着统一的口令

他们服从自然的安排

象服从心灵一样精彩

 

平原上的树,一群群的北方男子汉

平原上的树,一排排的北方好姐妹

天山


绵延千里

一颗月亮的孤独

就是从这里开始

传说中的马翻过了

一只鹰的高度 雪莲花

都在那时开过

许多颂辞那样无力地

铺在苍茫的戈壁上

风一吹就远了

 

如烟


山下,鸡啼中的炊烟

把田园的世俗风景

镂在静谧的油画里了

 

化缘的僧人与古道

走入我们的曾经

一遍又一遍地呼喊

是远山收容了明媚的光

 

往事总是这样 怀旧

也变得矫情 黄昏时段

成群的燕子都飞向渺渺的空


 

刘伟雄,男,1964年出生于福建霞浦西洋岛,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事业余文学创作,1985年与谢宜兴共同创办“丑石诗社”并出版民间诗报《丑石诗报》至今。曾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福建文学》等省级以上刊物发表作品。出版诗集《苍茫时分》《呼吸》《平原上的树》;编辑出版《丑石五人诗选》《作家笔下的霞浦》。作品曾多次获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艺奖等,并入选《中国年度诗歌选》《中国年度诗歌排行榜》等诗歌选本。2007年11月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诗歌朗诵协会副会长,宁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陈美琪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8006857号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