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宁德文艺 闽东诗群 闽东诗人 旗帜

叶玉琳诗选

2019-03-07 16:52 来源:宁德市文联 叶玉琳

故乡

 

没有理由骄奢和懒惰

推开幸福的大门

上帝只给了我一件特殊的礼物

一个又低又潮的家,四面通风

但是厄运,从不眷顾

我的父母又黑又瘦,没有工作

他们馈赠了我——

贫穷是第一笔财富

日后我所充盈的

将爬满他们骄傲的额

 

常常独自一人眺望山坡

故乡沿着树干一天天攀升

那怯懦而又沉默的儿时伙伴

他们映衬了我——

身边的少女早已摆脱了病痛

学会高声歌吟

以自己创造的音调

 

有一天我歌声喑哑,为情所困

我仍要回到这里,苦苦搜寻

一大片广阔的原野和暖洋洋的风

金黄的草木在日光中缓缓移动

戴草帽的姐妹结伴到山中割麦,拾禾

我记得那起伏的腰胯间

松软地律动

美源自劳作和卑微

 

她们之中有谁将突然走远

带着一身汗泥和熟悉的往事

我是如此幸运,又是如此悲伤——

故乡啊,我流浪的耳朵

一只用来倾听,一只用来挽留

 

除了海,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我好像还有力量对你抒情

如果有人嫉妒

我就用海浪又尖又长的牙对付他

这一片青蓝之水经过发酵

变成灼灼之火

在每个夜晚

我贝壳一样爬着

和你重逢。看不见的飓风

在天边划着巨大的圆弧

又从大海的脊背反射出奇景

在有月光的海面

我们的身影会一再被削弱

仿佛大海的遗迹

所幸船坞不曾停止金色的歌唱

我也有一条细弦独自起舞

你知道在海里

人们总爱拿颠簸当借口

搁浅于风暴和被摧毁的岛屿

可一个死死抓住铁锚

不肯低头服输的人

海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那些曾经被春风掩埋的

就要在大海里重生

现在我只想让我的脚步再慢一些

像曙光中的蓝马在海里散步

我移动,心灵紧贴着细沙

装满狂浪和激流

也捂紧沸腾和荒芜――

除了海,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需要

 

需要一些黑暗,迎迓天边的日出

需要一盏灯,照亮一位老人花白的胡须

 

需要一生的时光,治好陈年的病痛

需要天下的孩子,接住他的笑和祝福

 

需要记忆,在湖泊和群山之间

需要遗忘,在人群和蚁群之间

 

需要双唇,传递你手写的情书

需要舞步,接应我滚烫的河流

 

需要阅读,成全一个快乐的夜晚

需要黄金,兑换一堆无人照看的典籍

 

需要幻想,安置眼泪和灰尘

需要孤独,拨开灰尘中的光亮

 

需要雨雪映照明烛高烧的故园

需要花朵照料一个人的边疆

 

阳光洒满大地

清风中传来阵阵号角

一座纪念碑和它脚下的泥土在微微颤动

哦,这是春天,午夜的花园

有点儿潮湿的春天

谁性急地弯下腰来

替它说出内心最迫切的要求

 

海边书

 

此刻,在起风的沙棘地寻找舞者

在寄居蟹的洞穴里倾听音乐

神领着大海的孩子刚刚离开

老渔夫还在水门岛潜心做梦

白塔。圆湖。渔火。栈桥

海里有土地播撒不出去的种子

我们需要长出幼小的耳朵

有足够的智慧倾听,死亡和诞生

 

海苏醒。而我一生落在纸上

比海更深的水,比语言更诱人的语言

它们一层一层往上砌。所有的架构

都来源于禀赋:通透,自然

你听,一阵风,要精确不要模糊

要明媚不要晦暗。激越抑或柔和

全凭心灵调遣。一部祈祷书合上封面

最好的篇章尚未诞生

未来的一切,看起来更像寓言

 

我答应你,骑着平平仄仄的海浪往前冲

海水拆散了我们,云团偷走落日的光辉

黑天鹅一去不返,红树林关闭了琴键

黑暗中,没有人对话,起立

也许,大海也有看不见的死角和灰烬

才需要我们的诗歌越来越宽阔

用多种韵律配合它起伏

我生活中的孪生姐妹,一个在遥远地思想

另一个总是在恋爱。是灵感抑或激情

是欢欣还是疼痛?我无法形容

却在大桨开启的瞬间复眼顿生

 

雨雾江南

 

我要咬定,你的美

必构成我诗歌之外的故乡

上帝太偏爱,替眼睛制造一个神话

替心灵藏起旷世烟尘

这一段运河,悄悄地搏动

即使万物都踱入严冬,趋于晦暗

你,也有着初春的线条和色彩

 

我们散步,启程

在水乡广阔的背景里

松软的肉体得到照料

雨巷是一种假设

油纸伞使人想起宽大的手掌

如同光对于藤蔓

 

你在乡村,永远是清新的话题

你的老姆妈,她的手又粗又厚

她抽出的蚕丝又细又长

她亲手缝制了棉袄,对于我们

她是人群中的许多个,也是唯一

是过去和将来

苦涩和温暖的支持

 

而我们几乎要带走她的财富——

她优秀的儿子

和五个枯白的蚕壳

 

天空中撒满幼小的花瓣

 

她还没有哭泣。这个6岁的小女孩

她认识的词汇有限

她还不知道分离

村小的生字课里,她常常要发呆

把孤独挂在望不到边的天空

那些不同尺寸的生僻字

在心里写了又写,默诵了又默诵

还是不能勾下一张陌生的地图

 

她编织着夜晚和星期天的礼物

心想只要一抬头妈妈就能够看到

她慢慢踮起脚尖

从松散的碗橱里拿出碗筷

从水缸中取水,洗衣

这些动作显然没人教过

显得突兀生硬

她多想好好照顾自己

不再为自己的小感到羞耻——

她太轻了,她的勇敢

还不足以堵截一扇门

铺开一个香甜的梦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音乐和喷泉离这里非常遥远

蟋蟀小灰狗也早已在栅栏边沉沉入睡

一个模糊的身影要多久才会出现

一封信还在途中

 

梦里,她小心翼翼地思索、看护

像一片幼小的花瓣停在天空

 

赤壁骊歌

 

那些血红的历史不是我要追溯的——

刀光剑影,赫赫声名

反而加深了岁月的孤独

如果能够选择来生

我宁愿荆钗布裙,煮酒烹茶

与先生安享两个人的城池——

 

我会在剑花台默默等候

那个与我并肩策马的人

那个提早退出胜败的人

今夕何夕,我们又怎能

一同走进修竹林吟诵明月

到国公湖齐奏洞箫

直到白露横江,乌鹊南飞

 

原谅我不太记得众英雄的名字了

他们静静埋在了那里

或在后人的遥想中羽化登仙

聚英堂还在引诱春风停驻

波烟阁边,桂棹兰桨

我听见他们说——

“曲有误,周郎顾”

是的,那时

你的衣袖沾满映日荷香

遗世而独立,送我半生清幽

 

该到了离别的时候了

那些比金戈铁马更坚固的吻痕

在燃烧着我。我不会抱怨

爱,真的是有长度的

生命也有各自的法则

望夫堤,琴瑟居

终究敌不过一顷墓庐

且允我备好一袭青衫,两杯薄酒

以冥想代替时光的轻侮

“长江浩荡,吾生须臾”

我以为自己还在曲调上

不知是谁的一声长啸

惊动千年江州,满山落红

 

重返

 

即使丢弃一切仍有可能

仿佛潮水涌向天边

婴儿的脸将她拖向远方

即使身体已经生锈

诗篇却从未远离

就在这一刻,就在那一刻

这突如其来的光聚集

仿佛要替她呐喊

替她交出羞愧的灵魂

 

叶玉琳,女,1967年出生于福建霞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文学创作。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习诗至今,出版诗集四部。诗集入选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和中华文学基金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诗歌入选多种年度选本。歌词和诗歌曾获全国首届山花奖金奖、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艺奖、《诗选刊》2015年度优秀诗人奖、《安徽文学》2014-2016十佳诗人奖以及福建省第8、9、11、15、23、27届优秀文学作品奖一等奖等。参加过《诗刊》第11届青春诗会,出席过全国第六、第八次作家代表大会。现供职于福建省宁德市文联。

 

 

责任编辑:陈美琪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9016467号-17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