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 2019专题管理 闽东红色小故事

八块银元

2019-10-08 15:11

1935年9月的一天,叶飞与陈挺同志率领闽东红军独立师第四团,在福安与周宁交界处的半山村突出敌人的包围,辗转福安潭头后洋。后洋是陈挺的故乡。从1930年参加革命后,陈挺带领闽东工农武装,东征西战,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虽然一直都在闽东,但他已5年没有回家了。

“临乡情更切”,家里情况如何?父母是否安康?弟弟是否长大成人?陈挺心潮澎湃,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当他到达后洋村时,他惊呆了!眼前一片凄惨的景象:原有的30多座房子,只剩下破烂不堪的五六座。远远看去,自家房子只剩一片废墟,一个衣裳褴褛、瘦骨嶙峋的老人蜷伏在废墟中。他不由得打了一哆嗦,这难道是自己的母亲?陈挺定睛一看,果真是母亲!就是自己阔别5年、牵挂无比的母亲!

陈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几何时,自己那刚到中年的母亲怎么衰老、羸弱到这种地步。

“阿姆!”陈挺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母亲一见到陈挺,抱住他就恸哭起来。她哭诉道:“挺儿,红军撤退后,国民党军和地主民团就进村大烧大抢,我和你爹到处躲藏,你弟弟也走散了,房子也被砸了烧了,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你爹受不起这般折磨,6天前去世了。眼下就剩我老婆子一人,往后不知怎么办才好呀!还好你回来了,我的挺儿呀!”说着泣不成声。

父亲,是陈挺的继父,陈挺出生不满周岁亲生父亲就过世了,母亲带他改嫁后洋村。继父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待陈挺如同自己亲生的儿子,每天除了农活,就回家照看陈挺,一直将他抚养成人。

陈挺,这位在敌人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从未皱过眉头的硬汉子,听了母亲的诉说,再也抑制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自己一天都没报答过继父的养育之恩,他反而因自己的缘故这么早就去世了。弟弟也失散了,现在只剩下日日为自己担惊受怕又孤苦无依的老母亲,自己真是愧对亲人呀!

这时,部队已经通过后洋村向前出发了。

陈挺十分矛盾,多想留下来陪陪母亲,安慰安慰母亲,安排一下她老人家往后的生活。安顿母亲需要钱,想到这里,陈挺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上衣口袋,捏了捏,那里还有八块银元。但他很快就将手缩了回来。不,不行,这是公费,这是全团的军费,全团以后吃用就靠这些银元,我怎么能动它呢?

陈挺无能为力,那时参加革命完全是无偿奉献,没有工资,没有津贴,除了革命事业,他们没有一分私有财产,除了对母亲的情感,对革命事业的热爱,他一无所有。

“首长,白狗子(当时对国民党军队的称呼)马上就要追上来了。”警卫员提醒道。

母亲这时才缓过神来,止住哭声,哽咽地催促道:“孩子,你走吧!部队需要你,我总有办法的。”

可是陈挺怎能就此撒下母亲呢?他紧紧地搂着母亲,母亲怎么用力也无法从儿子的怀里挣脱出来。母亲只好低下头,在陈挺的手臂上重重地咬了一口,陈挺一激灵,手臂一松,母亲趁机从陈挺怀中挣脱出来,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废墟上,顺手抱住身边一块被火烧的黝黑黝黑的石柱础,说:“仔,你还不走,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块柱础上!”

在严峻的敌情面前,为了这支红军队伍的安危,陈挺只能咬咬牙,含泪与母亲告别。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是陈挺与母亲的永诀。

后来,陈挺母亲流落他乡讨饭度日,不久饿死他乡……

这成了陈挺心中永远的痛!

责任编辑:郑力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8006857号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