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太姥山下

石城/山里酒村

2017-09-17 11:00 来源:宁德网 石城

02

有一句古话,叫酒香不怕巷子深。这话,若用在北墘村,那还嫌不够一些。北墘村不仅巷子深,而且村子位偏地远,在古代道途更是艰难。可北墘的老酒,依然能闻名远近。

北墘村隶属屏南县黛溪镇,与蕉城虎贝交界。那里,自古就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集中了不少美丽动人的传说。明万历年间化龙升天的九峰寺僧人惠泽,其俗家后樟村就在附近,距离不过数里。如今,从黛溪驱车前往北墘,首先就要经过后樟,相当于是精神上先接受了一番洗礼。更早些,元至正年间,剑斩黄甲妖于曲潭的女神姚三奶,就在化龙溪对岸的吴溪里,后作吾溪里,离北墘也并不远。北墘有幸与二者同处一方,无形中也给其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北墘历来便以酒好著称。如今,这个村的村标所突出的,就是当地的酒文化。村标倒也简洁大方,一高一矮,两片白色的古墙,顶上飞檐翘角,右边书“中国传统村落”,左边书“北墘”,是陈奋武的字,中间夹一大酒坛子,就这样,巍然立于村口。初到北墘,远远一看这村标,让人仿佛就闻到了一缕隐约的酒香。进入村中,沿着村中的弄子走一走,逛一逛,目光所及,屋边、墙角、空地、树下,或平放、或竖立,到处堆着作为装饰物的大酒坛,每一个酒坛都贴着或行或草、或隶或篆,形体不一的大红“酒”字标签。偌大一个村子,到哪个角落,都感觉红光耀眼。那种热烈而夸张的气氛,更是让人禁不住有种不饮自醉的错觉。仿佛不知不觉间进入到了古代的水泊梁山,面对那一大帮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草莽英雄,直想找一个谁来共同说一通醉话。

北墘的酒文化,不是做出来的,是历经数百年的孕育,慢慢酿出来的,可谓是其来有自。北墘人酿酒的历史,已有四百多年了。据当地人介绍,其实,北墘人最早是长于做曲。历史上,北墘人做的曲由于技术独到,不但品相好,酿出来的酒,味道也是一绝,因此备受欢迎,经常远销到古代的福宁府各县。民国中期,村中有一个名叫吴信庞的人,一度还将北墘红曲通过海运销到了浙江温州、杭州一带。据说每批装货不下五十担。当年北墘红曲的名气,由此可见一斑。北墘人一边做曲,一边自然也不忘了酿酒。北墘人用自家做的曲酿出来的酒,不但气香味醇,口感爽润,而且后劲大,少饮辄醉。但是,奇就奇在,别人用同样的曲,却未必能酿出同样好的酒来。于是,北墘红酒真正成了北墘的一张名片。北墘家家户户都酿酒,少则数坛,多则数十坛、上百坛,既供自用也供外销,数百年来,代代相承,长盛不衰,最终铸就了北墘深厚的酒文化。北墘老酒这个牌子,如今可谓妇孺皆知。这个牌子,可不是谁头脑一热,凭空就设计出来的,而是基于人们长期以来的口碑自然形成的。一提到北墘老酒,喝过的人无不赞不绝口。历史上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喝酒必喝北墘老酒,这几乎成了一个地方的时尚。

北墘村历史悠久。据吴氏族谱记载,吴氏先祖最早从宁德黄柏迁到吴鑑山,即今凎山村,再迁吴溪里,后又辗转流浪,入赘于莒溪(今北墘上游洋头)郑家,最终,于元皇庆二年(即1313年),从莒溪迁到北墘肇基。算来,已有七百多年了。当初,这里住有多姓先民。吴氏先祖从其中的阮家让得八埞(埞即坵)荒田,由此开始起步,世代勤耕勉作,繁衍生息,终成如今这么个财丁两旺的大村,主村四百六十多户,两千一百多人。北墘的村名正是从这八埞荒田而来。屏南人把岸边之地或山中的缓坡,叫墘,八埞荒田所在的墘,简称八墘。本地话八与北谐音,叫来叫去,就变成了北墘。北墘的红酒,其实也是“舶来品”。这要归功于吴氏家族史上一个从古田娶来的媳妇,是她最早从娘家带来了做曲技艺。这个媳妇或不曾想到,她这一未必有心的种子,一朝落地,从此便在夫家扎下了深根,开出不世香花,结出百年硕果,可以说哺育了整个乡村。做曲和酿酒,自古给北墘人带来了滚滚财源,也因此改变了乡村面貌。村中的一条古街,据说是建于清中期,长一百丈零八尺,全用条石铺成。沿街两旁,房屋整齐,一间间旧店铺和旧客栈依稀如昨。最值得一提的,是街旁的一座古厝。这座古厝,从奠基到最后告竣,耗时整整27年,于光绪三十三年,即1907年完工。厝内精雕细刻,内容广涉三国典故、民间传说和吉祥图谱等等,所刻大小人物一共二百零八个,一个个栩栩如生,千姿百态。当地人的习惯,所有的人物雕像一律统称“佛仔”,因而,这座古厝便被称作“佛仔厝”。这些,据说无不是得益于红酒。可见历史上红酒给北墘带来的繁荣与财富绝非虚言。

照理,农村人会酿酒,本不足为奇。偶尔酿出几坛好酒,也并非难事。难得的是,整个乡村以酿酒为传统,家家善酿,酿出的坛坛都是好酒。就这,北墘人是如何做到的?

有人说,那是这里的水好,特别适合于酿酒。村中有一口井,井口砌成六角形,据说,村里人就是从这口井里汲水酿酒的,自古以来就是。又说,不只是六角井,如今吴氏宗祠所在的地方,原先也是泉眼密布,那里的水,也是酿酒的好水。要我说呢,这多半只是外人的猜测。当然,更少不了本村人的故作神秘,算是一记商业包装的虚招吧。北墘人建水井,取六角;铺街道,取一百丈零八尺;连古厝的人物雕像,也取二百零八个。六或八,都是吉祥数字,说明北墘人很早就对数字颇为讲究,骨子里或有对事物独到性的自觉追求?我想,北墘酒好,除了长期积累下来的酿造经验外,更主要的,应该就在于北墘人对酿酒传统的热爱,和对红酒品质的精到要求。说到底,是一种敬业。想到此,不觉对北墘人多了几分敬意。

我本不善饮,但来到了北墘,难免还是有一点想饮酒的冲动。在巷子里逛久了,突发奇想要是能下一场大雪那该多好。寒风刺骨,到处白茫茫一片,我就可以喝上几盅,暖暖身子,也算没有白来这一趟!

责任编辑:陈淑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8006857号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