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宁德新闻

闽东之光|郑承东:一座城的风花雪月

2022-06-03 14:05

和谐家园  

一座城,如同一个家。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这样的城市,不管多久,总有一种理由让你惦记着她。因为你会越来越发现,惊鸿一瞥,华丽转身, 一座海湾新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弥漫着大海的蔚蓝和青山的翠绿,叫人有说不出的迷醉与留恋。她留给你的所有想念都是一种时刻的牵挂与无瑕的美丽——

或者仰慕她的风雅。古时的宁德蕉城并非蛮夷之地,其实她一直被仙风道骨、坐禅练丹与唱诗作赋的人文之风熏陶着。

或者回忆着那时的宁德人嘴上一直念叨的“咔遛”的玩法或呼朋唤友的“吃酒”的山珍海味。

【唱诗】

从东汉开始,南方道教圣地——霍童洞天与佛教天冠菩萨道场——支提寺的盛名令许多高僧大德飘然而至,唱经颂咏,喃声成阵;而古时中原宗教与文化的传入沉淀下来,又与古越海洋文化相交融,形成了蕉城独特的文化基因传承。吟唱诗赋的儒雅之风也随之在蕉城世代传承 。

距今1400年前,隋谏议大夫黄鞠因谏言得罪皇室,举家逃到霍童,带来了中原先进的农业水利与社戏文化;吟唱着“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五代唐后主李煜的子弟举室遁宁,更带来了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长和文的皇家礼乐文化。到了宋代,中国的经济与文化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时期。宁德蕉城经济与文化也无一例外的步入黄金时代,魁甲、理学、豪杰之士群星闪烁。在短短300多年时间里,先后出现了阮登炳、余复两位文状元与林仲武状元,及68位进士。

(网络图)

当年柔情寸断地吟唱着“钗头凤”与唐婉分手三年之后的陆游来到宁德任职,爱情悲剧的快垒与本性纵酒之“放翁”便在当时宁德蕉城官场盛行的酬唱欢宴中如鱼得水。八十一岁时,因为怀念在宁诗酒纵乐的生活,陆游吟唱起了“白鹤峰前试吏时,尉曹诗酒乐新知;伤心忽入西窗梦,同在浦村折荔枝”的诗句 。宋朝名将韩世忠到宁德漳湾看望老友,觥筹交错之间,有感于宁德蕉城作赋唱诗之风盛行,便赋诗赞誉蕉城为“海国斯文地”。

沉字花桥

南宋著名教育家、理学家,又称“石堂先生”的陈普先生更是和唱作对的顶尖高手。他十二岁时便通晓四书五经。夏日与书友同游家乡虎贝石堂的沉字桥,见桥亭横梁题有朱熹先生路过此桥时题写的 “紫阳诗谶石堂名彰千古”的上联,而无下联,陈普先生低头思索片刻,便挥毫题对:“玄帝位尊金厥寿永万年”。陈普与朱熹的“千古唱和”,声名远扬。 祖辈风雅颂的气质,令明嘉靖年间的宁德诗人蔡同野留下了“当年前辈风流甚,海国飘零幸有诗”的感佩。

或许明清政治中心北移,或许是倭寇的杀掳,明清两代,虽然作赋吟唱之风在蕉城逐渐衰微,但明万历年37年,一位举人的出现令宁德诗坛名贯朝野。这位举人叫崔世召,不仅宦游明朝大半疆域,而且墨宝碑刻皆留宦游处。他的文友圈也是含金量十足:汤显祖、陈子龙、钟惺、蓝瑛、丘兆麟、谢肇淛、徐火 勃、陈继儒、李日华等明代名人学者皆为好友。其著作等身,历代诗人对他评价甚高。熊明遇曾高度评价崔世召:“诗文之备美一似乎其楼之观也。诗则大历、贞元间,文擅苏柳之致。而拟于今,当宗五霸中桓文也。”徐火勃在《笔精》中言其诗:“锻炼工巧、词坛之射雕手也”。谢肇淛则称之:“工为诗,禘汉而宗唐,才情宛至,非惊人语不出口也。”崔世召告老之后,隐于宁德西山东井堂(今下井堂)秋谷及故居问月楼书斋,潜心诗酒,直至崇祯十五年(1642)去世。到了清初,他的儿子 ,也是闽东诗坛翘楚。在此期间,依然有溪云诗社、鹤场吟社承前启后,结社唱酬至解放初期。

民国初年,在九都云气村的乌猪滩上,10多首镌刻在一片奇石上的“石头诗”,完美展示了蕉城人陶醉于大自然的唱和浪漫之风。在其中的一块奇石上刻有这样一首诗:“久雨如病酲,逢晴忽眼明;沙平双岸白,风迅一帆轻;垂老无他好,所思多远行;汪伦劳送别,潭水有深情。”一百多年前,在外追随孙中山多年的霍童人黄树荣告老还乡, 到九都云气村看望曾经资助过他的恩人吴炳游。却那知恩人已逝,不胜感慨。恩人次子吴春庭款留其五日,以尽东道主之谊。款留其间,黄树荣酷爱山水,更喜云气村溪边的这一堆乌石,每游必憩其上,咏诗以纪其事,赋得七律一首、七绝两首。1923年,黄树荣逝世。吴春庭为了表达对他的敬仰之情,就将其遗诗镌刻在乌石上。这期间,又有二位友人得知吴春庭镌诗之事,欣喜异常,两人同游乌猪滩,各写五绝三首交与吴春庭,嘱咐镌刻在青石上。 一百多年过去了,这十多首镌刻在石头上的“石头诗”,清流漫过,犹如“浣诗石”般美丽,这与乌猪滩的青山绿水,白鹭孤舟,枫叶霜天构成了人文自然相协调的美景,令无数文人墨客驻足流连。蕉城祖辈的浪漫真令今人感佩“当年前辈风流甚”。

云气诗滩

如今,值得欣慰的是,宁德市诗词协会和蕉城鹤鸣诗社依然有 50多名社员引吭高歌。每逢有国家大事或传统节日,他们都组织诗事活动,诗友们用宁德方言引吭高唱,歌咏时事。逢上诗友大寿,他们不办寿酒不请戏班,而以贺诗祝寿,既别致又热闹。 蕉城区唱诗队伍在新老更迭中传承着文音雅韵。

【咔遛】

“咔遛“在宁德蕉城话里有玩耍的意思。呼朋唤友去玩一下便叫“走,去咔溜一下”“咔溜”两个字的念音充满了轻松诙谐。“咔”字要念得短促清脆,“遛”字不能念平声,要念去声,尾音长而向上,抑扬顿挫,好像是一个抛媚眼,邀你玩的青春少女,调皮而兴奋。宁德蕉城人天生就是很会“咔遛”的族群。

蕉城区枕山襟海,地貌类型齐备,有沿海与山区的共同性。蕉城人“咔遛”的玩法自古也就因地理空间不同,而有不同的玩法,但都玩出了水准与品位。

霍童“二月二”

内陆山区“咔遛”的玩法以霍童"二月二"灯会社戏为最具水准。霍童"二月二"灯会可追溯到隋朝。据记载,隋谏议大夫黄鞠为避隋炀帝迫害,迁徙咸村,后与早年定居霍童石桥村的姑丈朱福易地而居。为报答姑丈情谊,黄鞠就在每年农历二月初一姑丈诞辰之日,举行灯会活动。后发展到霍童全村四境。灯会上,杂技与竞技项目精彩纷呈,家家屋檐下挂花灯,戏台上演社戏,台下灯会踩街,高跷、纸扎、铁技、线狮、舞龙等游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压轴的,自然是霍童线狮表演。霍童线狮通过绳索操纵狮子表演各种动作,集文功、武功于一身,其表演有单狮(雄)、双狮(一雄一雌)、三狮(一母二子)、五狮(一母四子)4种形式。线狮表演最早是沿途行进,边走边舞,后转为固定台表演。经过历代民间艺人的实践性创造,线狮的表现力越来越丰富,能表演坐立、蹲卧、苏醒、伸展、登山等各种不同姿态,仅狮子戏球就有寻球、追球、得球等动作。而最精彩的是,台上狮子所有的动态表演,全凭台后20多位艺人们集体的操纵和密切的配合加以实现。在台后看他们闪转腾挪,吆喝起伏,配合默契的操纵表演,动人心魄。

霍童古镇

霍童"二月二"灯会保留典型的民间原生态化,艺术特点鲜明,整体外貌形式犹如北方庙会赶场,是一场民间文化艺术瑰宝的传播盛宴。其中,霍童线狮更被“咔遛”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因此,霍童"二月二"灯会发展至今,已经成为福建省最具影响力的社戏文化与旅游经典项目。在周边地区至今,没有一个地方能像霍童"二月二"灯会一样有如此浓郁、完整的节庆表演活动。年年经此,霍童镇人山人海,不仅霍童族人在街头酣畅淋漓地尽情展示各自绝活,而且周边地区的游人也会呼朋唤友,蜂拥而至,到霍童古镇大“咔遛”。蕉城霍童人大“咔遛”玩出了国家级水准。

网络 图

蕉城海边的人大“咔遛”以八都云淡端午龙舟竞渡最具特色。端午节举行龙舟赛是为了纪念爱国诗人屈原。然而,八都云淡端午龙舟竞渡纪念的却不是屈原。蕉城八都镇云淡村的村民给出了另一个答案——戚继光平倭。在八都镇云淡村,每年端午节的前一天,即农历五月初四,云淡村都要举行一项“巡海洗港”的民俗活动:划龙舟巡海八十海里,在11个港点烧纸钱、放神铳,目的是为了超度在抗倭战斗中或遭倭寇屠杀的冤魂,以祈求平安。第二天再举行龙舟竞渡活动。

据悉,这个习俗是为了纪念戚继光平倭而沿袭下来的。明代倭患严重,在云淡村设有据点,而戚家军与云淡五个倭寇寨点相持一个多月。经过惨烈战斗,戚家军终于平定了云淡倭患,把倭寇赶到漳湾、横屿一带。 戚继光乘胜追击,中国明朝历史上荡灭倭寇的关键一役——横屿大捷在此奠定。此后,每年的端午,云淡村都要举行“洗港”和龙舟赛来纪念此次平倭胜利。目前,八都云淡龙舟竞渡习俗获福建省节日习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准备申报国家级习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蕉城人划龙舟大“咔遛”赋予了端午节别样的含义。

漳湾福船

漳湾人还有一项手工绝技——福船水密隔舱造船工艺,被联合国收录急需保护的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还要从三国说起。天纪年间(277-280),孙吴政权开发经营闽东山海资源,在闽东沿海建立温麻船屯,利用接收流放的囚犯(谪徒)和征集当地的工匠造船。这一造船技术便由此传承。直到明永乐年间,郑和船队中的主要舰船——福船便有部分在此建造,并在当地征集了许多水手,成就了郑和七下西洋的世界壮举。因此,蕉城是中国早期南方造船技术的圣地,不是浪得虚名。

上金贝畲家寨景区

宁德蕉城人大“咔遛”还有特殊的族群社戏—— “三月三”畲族的传统节日,又称“乌饭节”,是畲族最为盛大的节日。早在隋唐时期,闽、粤、赣三省交界地就成了畲族先民的主要活动区域。每年三月三,年年经此,畲族同胞载歌载舞,备好畲家美酒美食,表演民俗节目,迎接八方宾客。三月三成了传播畲族视听、美食文化的饕餮盛宴。节日期间,畲族妇女色彩斑斓的畲族服饰,围裙、发式,银饰等光彩夺目。由畲族祭祖等活动中衍生出的龙头舞、铃刀舞、猎步舞等畲族舞蹈独具特色; 畲族小吃,如乌米饭、竿粽、糯米糍粑等风味独特。其中畲族盘歌是畲族传统文化中最引入注目的艺术奇葩,有对唱、独唱、齐唱、二重唱等多种形式。尤其是畲族二声部山歌“双音”',流传于福建省宁德市的蕉城区八都镇猴盾畲族村及其周边的畲村。

八都猴盾茶园采茶

每到三月三,八都镇猴盾一带畲村,男女或选择室内或选择房屋后山竹林进行对歌,上半夜先对唱,互考对方歌才,若是旗鼓相当,下半夜就对“双音”。 由男女两人以上轮唱同一段歌词。 两个声部一前一后,富有变化,气氛紧张热烈。这种称为“双条落”的稀有的唱法,是我国畲族山歌中唯一幸存的畲族二声部山歌歌种, 它独特的演唱方式和声部音乐复调性的组合形式,在其它少数民族民歌中也是不多见。2006年,宁德畲族民歌双音被列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宁德蕉城人大“咔溜”唱“双音”再一次玩出了国家级水准。

【吃酒】

蕉城人自古就将“喝酒”叫“吃酒”这一点或许是保留了中原人的叫法。蕉城人吃酒是典型的中国式人生派对。从一生下来:剃头酒、成年酒、生日酒、婚宴酒、做寿酒、做墓酒、治丧酒、百天做祭酒等伴随你一生。蕉城吃酒被赋予了喜庆、感恩、祭祀等的功能。传统的人情社会通过吃酒,在觥筹交错中延续传承,得以巩固。

三都澳海域

因为古时的蕉城是一片汪洋大海,而漳湾、七都、八都又是霍童溪淡水与海水交接处,所以蕉城的海鲜味道尤为鲜美。蕉城人也因此都吃成了美食家——吃酒都要吃到原汁原味的海鲜味。所以,蕉城人吃海鲜,一是白酌煮法多,这主要是壳类海鲜,虾、蚶、蟶、鲟、蟹等都是原汁原味;二是汤多,第一道是鱼翅汤,中间有鱼皮酸辣汤、鸽蛋煲鲍鱼汤、海蚌炖鸡汤,最后一道是甜汤,喝得客人满肚子汤汤水水,古称喜欢喝汤的人重感情,蕉城人喝汤应该是天下第一;三是味道喜清淡、甜、酸、辣中和,这也体现了蕉城人中庸,不温不火的群体个性。

宁德大黄鱼丰收

蕉城的海鲜珍肴有“二鱼”即大黄鱼、章鱼;“两蟹”:梭子蟹和锯缘青蟹;“两菜”:紫菜和海带;“三贝”:二都蚶、太平洋牡蛎和安瑞蛏。当然,宁德蕉城特有的“七都寸金鱼”也不能错过,她长寸许,金黄色,生长于淡水与海水交汇处,味道尤为鲜美。

蕉城的小吃“三丸”更极具特色:肉丸——由地瓜粉揉芋泥作外壳,以鲜肉、豆腐干、葱花、酱油、味精作馅,煎熟即成,醇香可口;燕丸—— 将鲜肉剁成肉泥,加地瓜粉少许揉和,外拌燕皮条,先煎熟后再煮,肉腻味香;江南丸—— 分甜、咸两种口味。先将糯米磨成粉后和水制成皮,以糖、芝麻、研碎的花生仁制成的皮里。咸的江南丸将鲜肉、虾干、香菇混合剁成肉泥为馅,成汤圆状,放沸水煮熟,即可食用。 还有“小海”美味:土钉冻 泥钉,蛆状动物,生活于滩涂表层。把洗净的泥钉放入锅内加水、食盐煮熟,拌些葱花,冷却后汤汁自然胶冻即成泥钉冻。银灰透明,入口不腻,清淡可口,盛产于漳湾。

虎贝黄家老酒

蕉城人吃酒喝的是自家人酿的黄酒。闽东的黄酒,当数古田老酒、屏南老酒和蕉城虎贝黄家老酒为最。在蕉城,还流行一种特殊的老酒重酿技法,即第一次将酒酿成后,再将酒当作水来酿,这样经过重复酿造出来的老酒醇厚甘香、清爽柔和、回味无穷,堪称黄酒中的上品。例如黄家老酒中的“陈普家酒”就是属于重酿黄酒。

这座城的风花雪月,或者只适合在一暮斜阳时分,你我临湖而茗,听我慢慢道来。但有这种感受或渴求时,或许我们已经在恍然间朝丝暮雪。我们真的老了,但无论如何,这座城的风花雪月需要一代又一代讲下去……

来源:闽东日报 新宁德客户端 郑承东

图片:郑承东 吴宁俊 谢书秋 许少华 林良营 薛卫群 俞明寿等

编辑:周邦在

责任编辑:周邦在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9016467号-17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