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宁德新闻

九 家 保

2019-10-14 17:27

福安、霞浦交界的山上有一个小村庄叫南溪,村里住着几十户贫苦村民。1933年10月2日,福安中心县委一个重要会议在南溪村马立峰的表姐施脓禄家里秘密召开,委员们正分头赶到这里。

詹如柏、叶飞、施霖先行到了施脓禄家里,比他们晚一步的是中心县委委员小郭等4名同志从另一路来南溪。快进村时,他们被霞浦柘头大刀会会徒抓获。天渐渐暗下来,偏僻的山村显得格外寂静,突然,施脓禄家的门被敲得“咚咚”响。破旧的木柴门经不起一敲二推被顶开了,一群手拿锃亮梭镖的匪徒,团团围住屋子,二话没说,把詹如柏、叶飞、施霖三名同志捆了起来。

施脓禄心急火燎,一夜未合眼。天亮后,她急忙赶到十里外的牛落洋村,找到中心县委委员詹建忠汇报情况。

詹建忠立即召集大家一起研究对策。

“只能去保。”大家一致说。但是,保一定要花一笔钱。

詹建忠果断地对大家说:“只要能把他们救出来,不惜一切代价。”他停了一下又问大家:“谁去办好呢?”

“我去!”施脓禄自告奋勇地说。

“我也去!”刘新贵也毫不犹豫地说。

刘新贵与谢玉针是远亲,另外施脓禄的伯母李莲珠的女儿嫁给谢阿住做媳妇,而谢阿住与谢玉针既是本家又是同伙。利用姻亲关系穿针引线,

施脓禄来到王家濑的谢阿住家,说通了谢阿住,由谢阿住出面向谢玉针讨个人情。

可这个谢玉针却不讲情面,十分顽固。

正在这时,刘新贵夫妇也进来了。他俩劈头指责谢玉针说:“他们又不是土匪,你们怎么抓好人呀?难怪南溪村人人都骂你们无道。”

“他们是好人,你们敢不敢担保?”谢玉针退缩了。

“敢!”刘新贵夫妇大声回答道。

“我们敢担保。”正好施脓禄也赶到了。

“那好,按连坐法,九家保家要齐全。另外嘛,草鞋费是少不了的,500块大洋,分毫不能少。”

施脓禄、刘新贵听后,看谢玉针已开口,话也说绝了,就横了心,当场表示照办。

于是一场紧张的活动开始了。

当施脓禄和刘新贵把消息传开后,金山村的刘学清,南溪村的刘老仁、谢嫩妹等6户主动要求当保家,加上施脓禄、刘新贵,恰好9个保家,就剩下500块大洋没有着落了。

施脓禄叫她丈夫先赶到柏柱洋把消息告诉施霖家里,一边与刘新贵在各自村里分头找亲戚筹钱。施霖的母亲得知情况后,当即把家里的几丘地卖了120块大洋,由施霖的弟弟细笳专程送到牛落洋村,福安中心县委拿出买枪经费250块大洋,南溪村、金山村群众想方设法凑了100多块大洋。当日,施脓禄、刘新贵、刘学清、刘老仁等9家联保人带着凑足的500块大洋,用红布包好如数送到谢玉针面前。

谢玉针打开红布,见到眼前一堆白晃晃的大洋眉开眼笑,又看到面前的9个保家,个个有名有姓,只好说:“把他们放回去。”

就这样,一天一夜之间,詹如柏、叶飞等7名同志全部脱险。

数天后,敌人得知叶飞等人的真实身份后,进行了疯狂报复。9家群众虽大部分躲往外乡,但施脓禄被捕。国民党反动派软硬兼施,要施脓禄说出叶飞等人的下落,在威逼利诱之下,施脓禄始终坚贞不屈,被敌人用梭镖连戳9次致死,尸体还被残忍肢解;9家具保群众的房子也被纵火烧毁。

在艰苦的革命斗争年代,为了革命事业,赴汤蹈火,毫无畏惧,人民群众不惜倾家荡产、牺牲自已的一切。

责任编辑:郑力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8006857号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