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宁德文艺 闽东诗群 闽东诗人 气象

阿角诗选

2019-03-15 11:28 来源:宁德市文联 阿角

雪花飞舞

 

多年不见了

像他们一样,我也这么说

雪花漫天飞舞

现在,雪花是故友,是旧地

是多年来那么多遗失的事和物

雪花飞舞,在空中

我们昂着头,几乎

忘记了雪花要落在地面上

 

天高云淡

 

天高云淡,天堂的路不好走

他们都陆续聚集到这块向阳的坡地上

我这么想的时候

父亲扛着锄头已先我一步踏进坟地

扛锄头出门是他的老习惯

很多时候,他走路不扛锄头就别扭

两肩歪斜,腰板不直,头抬不高

我这么想的时候

他已趴在坟上拔一棵棵青草

拿起锄头,我想挖些新土

把青草覆盖把坟头增高

他说不要用锄头

我点燃一柱香

记得母亲说过——

香烟袅袅进天堂

她爱烧香,在家里烧,在寺庙烧,在坟地上烧

我想对的,天堂一直在回收人间的烟雾

 

杂事诗

 

不出半年,掘好的黄土穴

那个装着一把老骨头的黑陶罐

不是浸水就是生白蚁

阴阳先生来一个走一个

就是找不到一块让爷爷满意的地

眼看年老的父亲就要耗尽后半生的光阴

父亲说,嗨,活都活过来了,死后还这么难

 

我认为骨头太硬太贱

即使碾碎了也难腐烂

我想到了火葬场

把骨头烧成灰当肥料撒到田里就可化土成泥了

可村子没有火葬场,大伙死了都入土为安

而他老人家入土二十多年了就是不安分

偌大的荒山野岭

竟没有一块巴掌大的地让他舒心安静

 

我安慰不了父亲那张悲苦的脸

我说城里不是有公墓吗就让他老人家进城吧

现在大伙不是都急着往城里赶吗

父亲粗黑的脖子上刹时青筋暴涨——

你不是他的儿子你懂个屁

死了的人你还要他背井离乡去打工呵

我暗暗纳闷:这个斗大的字不识一筐的人

咋就能骂出这么有水平的话

 

天空才是笼子

 

垃圾场上的破鸟笼

屋檐底下的空鸟笼

见多了,你就会明了

它们关不住什么

算不上笼子

天空才是

天空这个笼子

挂得高

关得严

一丝风也跑不出去

因此,飞出笼子的鸟

总高兴得太早

直到死,它们

也不会明白

为何飞了一辈子

依旧像一群拉磨的驴

都是在转圈圈

 

印章

 

我厌恶他们把忍这个字

纹在手臂或胸口上

厌恶他们把忍这个字装裱起来

挂在厅堂墙壁上

我曾想把这个字

纹在两眼看不到的屁股上

每日用轻薄的身子压住它

最终因惧怕刺字上色之痛

不了了之。现在

我不得不妥协,或者说

在跟这个字长久对峙中

我败下阵来

我叫一个做雕刻的好友

把这个上下结构的汉字

刻在一枚印章上

我每天带在身上

我想把这个字

盖在我目之所及的各个地方

阿角,男,原名叶竹仁,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福建寿宁。作品散见于国内外报刊及选本,著有诗集《水流四方》《阿角的诗》《皮影戏》三部。现居上海。

 

 

 

 

 

责任编辑:陈美琪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9016467号-17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