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 2017专题管理 面孔 面孔

如果能活着回去 我们就领证结婚 给你生孩子 | 面孔第152期

2017-08-17 09:20 来源:宁德网 吴圣锦

152-2

面孔第152期(20170816

【人物】刘惠晶

【年龄】25

【籍贯】宁德

【职业】老师

她叫刘惠晶,是宁德的一名语文老师。8月8日晚上21时19分,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地震发生时,她正在距离九寨沟20公里的一个藏族村,强烈的震感几乎让她头脑一片空白,等她和男朋友跑到外面空地的时候,不断有余震,村寨全面停电,外面一片黑夜......地震当晚,她和相恋十一年的男朋友说:“如果能活着出去,我们就领证结婚,给你生孩子。”本期《面孔》就带你去认识一下女生刘惠晶,来自九寨沟地震的一封情书的故事。

 

【视频】如果能活着回去 我们就领证结婚 给你生孩子


孔记者:当房间的物品开始剧烈摇晃,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刘惠晶:当时已经呆住,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到耳边强哥(男朋友)的一句话“真的地震了!”。

孔记者:你男朋友那个时候做了什么举动?

刘惠晶:他从靠近门口的厕所里面冲进进房间,把我从床上拉向两张床的床架中间,下蹲,用他全部身体把我紧紧的护住,用尽全力地抱着。

孔记者:那个时候,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刘惠晶:第一感觉就是真的地震了,我们可能会死。除了感觉到很强烈的震感,唯一还能感觉到的是强哥抱着我的的那股属于生命的力量。

152-4

孔记者:当你们逃到外面的时候,村寨全面停电,一片黑得夜,只看着游客的手机灯亮,拿着唯一带出来的3%左右电量的两部手机,完全没有信号,这个时候,想到的是什么?

刘惠晶:当时想着外界是否已经知道我们这儿地震了,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地震,担心下一次的地震会不会就是毁灭性的,我们可能活不过下一秒。

孔记者:你有多害怕?

刘惠晶:我的脚是一直发抖的状态,身体已经软瘫了,心脏强烈得上下跳动,跳动的频率很频繁觉得此刻自己是活着的,不是害怕,是绝望。因为这里是我们经过十几个小时车程才到的一个小村寨,四周的环绕的全部是高耸入云的山头,一点不像我们福建的秀气的山墩,再地震的话,整个山寨都会被全部掩埋,觉得我们是根本不可能活着出去的,这里的地势只有直降的飞机可能救出我们。

所以当时我一直抱着强哥,问他,有没有办法有飞机能救我们,要多少钱都可以啊,一亿两亿,这辈子都为了这个,可以吗?回头看那时的我应该是神志不清了吧。

孔记者:讲述一下经历地震的这个过程。

刘惠晶:从晚上9点19分第一次最大强度的地震,从酒店里面冲出来,和大家一起捧着被子到处寻找空地,好不容易找到第一块空地,觉得有活下去的希望了,短暂休息后突发泥石流,只能往高楼聚集地和山面处逃命,感觉随时就会被斜坡上的高楼或者大石砸伤失命,真的就是在死亡的边缘行走,奔溃到连哭都没有意义了。

强哥一路上一直半臂环抱着我,一步一步走。在一栋楼房的楼顶空地,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斜坡上最安全的一块地方了,我们和几名团友铺地坐着休息,做好随时准备起身逃跑的姿势,一刻都没敢放松。

就这样伴随着死亡气息,度过了安全一夜,天刚亮,就有一两大巴车打算出山回去了,我们等着因为大石滚落而被困在山外的导游阿佳回来一起启程,踏上那条不知归途在哪儿的13个小时车程。一路惊险,傍晚回到成都市区,一刻也没停的坐上开往飞机场的的士,飞机奇迹般的没有延误,我们回到了福建的土地。

152-3

孔记者:说说从发生地震到凌晨一点的这个时间发生的事情?

刘惠晶:这段时间经历了恐惧,绝望,慌乱,迷茫,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听到一只狗开始变态的狂吠,我以为这次余震会死,还好只是一次轻微的余震。还有一位大哥一家三口,睡得很沉,就在我的面前铺地而睡,时不时还有大哥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我觉得那才是生命该有的样子,多美啊。

孔记者:等到凌晨一点的时候,你男朋友让你休息一下,你睡不着,都在干什么?想些什么?

刘惠晶:一直在望着天空,特别是隔壁的女老师和我说了一句特别绝望得话,“地震时候天空是最美的”,是啊,来之前看的天气预报是有雷阵雨,可是那晚月朗星稀,很美的夜晚,我就一直看着月亮,和星星一同眨巴着眼睛,应该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夜晚的天空了吧。

孔记者:当你们在撤离的时候,看到那么多武警,消防战士,救护车,物资输送车辆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

刘惠晶:不可思议!我们都在往外逃命,而他们往里冲去,有可能就是送命,我真的很难想象,这样已经不能用无私伟大这些平凡的词汇来形容他们!完完全全感动了自己!

孔记者:和外界联系上的时候,看到无数个微信和电话的信息,内心是什么样的情绪?

刘惠晶:和外界取得第一次联系,是在晚上十一点多,我们向司机师父借了充电器,连上了一辆大巴车的无线,用仅剩的电量,打开了微信,看到无数的信息,没来得及仔细看,知道他们肯定急疯了,赶紧一条一条的发语音报平安,安慰他们,我们没事的,只是有余震,虽然对地震情况充满恐惧,但是至少语音可以让亲人朋友们安心一些,让他们坚定我们没事,想着可能这是我们留下的最后一条语音留言,所以我尽量保持平稳的说话语气,尽量用自己最好听的声音报告着平安。

最担心的是我们的父母,特意交代了一定不要让他们知道。第二天在回来山路的路途上,已经能正常联系了,我接到了爸爸的第一通电话,他问,“妈妈说你在重庆对吗,听说九寨沟地震了,你赶紧回来!”当时心里实在是酸,拼命忍住,告诉爸爸“爸,我在重庆,这里很安全,没事的,我明天就回去了”。挂了电话,一直庆幸昨晚爸妈没有打电话,很难想象,接近一整晚的“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的可怕景象。

152-1

孔记者:为什么决定如果活着出去,就领证结婚?

刘惠晶:其实就已经决定以后肯定会和强哥领证结婚的,但是总觉得刚毕业自己太年轻,想再过一段属于自己的生活,但是这次地震,感触很深,地震当晚,是我抱着强哥,一直说着,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们就领证结婚,生孩子,当时很怀疑这句话能实现的概率到底有多少,在这儿之前,说实话我是个很怕疼的人,一想到结婚就要生孩子,我都吓怕了,现在看来这些都烟消云散了,所以决定活着就把想做的事情赶紧完成。

孔记者:回来以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刘惠晶:除了领证,最想回来抱抱我的亲人朋友们。

孔记者:你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吗?

刘惠晶:生活中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这次从地震中回来,真的很感恩,更收获了满满的感动祝福,谢谢我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谢谢你们!

152-5

这就是本期《面孔》这位女生刘惠晶,来自九寨沟地震的一封情书的故事,下期《面孔》又将带你认识怎样的面孔?拭目以待吧。

本期作者:吴圣锦

感谢对《面孔》栏目的关注,如果你的身边有在宁德打拼的外地人或者在外地打拼的宁德人,或者特殊少见的职业/有励志故事的人/有正能量故事的人/工匠和手艺人/有趣好玩有故事的人,可以都欢迎推荐给我们,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这些朋友。

QQ截图20170726092537

福建省第十六届运动会官方网站

责任编辑:吴圣锦

关键词

刘惠晶 面孔 地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宁德网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宁德网 版权所有,未经宁德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374

广告联系:0593-2831322 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0593-2876799

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

闽ICP备08006857号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